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反杀

      云雾缭绕的巨山中。

  嗤!

  一片云雾忽然被撕裂,一道光影暴射而出,而在其身后,还有着两道光影紧随而来,澎湃的源气波动荡漾开来,冲散了附近的云雾。

  那最前方的光影,自然便是周元。

  而那两道紧追而来的,则是陆宏一脉的褚阳与柳相。

  “破源!”

  周元的眸光掠过后方,手掌猛的一握,天元笔雪白的毫毛笔尖瞬间化为幽黑的色彩,异常的神秘。

  咻!

  天元笔呼啸而出,天地间的源气汇聚而来,源气化为足足千丈的光尾,最后携带着极其锋锐的气息,快若闪电般的对着那褚阳暴刺而去。

  褚阳眼神微凝,双手结印,顿时有着雄浑源气光柱自头顶处冲天而起,而光柱之内,一柄剑影发出剑吟之声,最后直接与那刺来的天元笔碰撞在一起。

  铛!

  金铁之声响彻,声波传开,附近的山壁都是被震裂开来。

  那褚阳的剑影,也是一柄准天源兵,显然那陆宏一脉为了此次的首席之争,做出了完善的准备,甚至连准天源兵这种宝贝,都让得参选者人手一道。

  不过毕竟只能算是准天源兵,跟达到天源兵下品层次的天元笔相比,还是有所差距,所以那第一次的碰撞,剑影直接是被震开。

  而且天元笔幽黑的笔尖划过时,也是将那道剑影周围弥漫的源气都撕裂开来。

  天元笔震飞剑影,宛如具备灵性般,再度吞吐天地间的源气,闪电般的对着褚阳呼啸而去。

  但就在天元笔冲入褚阳十丈范围时,又是一道剑影长啸而来,与天元笔碰撞在一起。

  这一次,是那柳相及时出手,也是催动了一柄准天源兵。

  而天元笔被略作阻挡,两道剑影便是纠缠上来,碰撞之间,有着惊天般的源气爆发。

  周元见到这一幕,手一招,天元笔倒射而回,落在他的手中,他望着那相距不过十步的褚阳与柳相二人,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。

  这两人,的确是配合极为的默契。

  而且他们也极为的谨慎,始终不肯分离开来,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,都是联手而为,并且在防御的时候,这两人也是在眼神毒辣的找寻着他的破绽,一旦找到,便是会毫不犹豫的发动联手攻势。

  这倒是让得周元感到有些棘手。

  他的目光闪烁着,旋即速度陡然加快,冲入了云雾中。

  后方的褚阳与柳相见状,皆是一声冷笑,紧追不舍,他们也是感觉出来了,面对着他们的联手,这周元似乎很是束手束脚。

  只要接下来他们继续保持谨慎,找寻周元破绽,总有将对方击溃的机会。

  于是,在接下来的时间中,三道身影快如闪电般的穿梭在云雾中,打打停停,但任谁都是察觉到,周元面对着抱团的褚阳二人,似乎是显得有些力穷,无法再取得如同之前那般的胜势。

  “看来周元总算是遇见铁板了…”

  “那褚阳二人倒是聪明,这样下去,周元迟早会撑不住,而一旦他露出破绽,恐怕褚阳二人就会发动雷霆攻势。”

  “正常,周元的实力,顶多与他们一人相当,只要不给他偷袭的机会,他想要以一敌二,怎么可能?”

  “…”

  首席峰外,诸多弟子窃窃私语,皆是感到有些惋惜,看来周元这匹黑马,应该也就只能到这一步了。

  那时刻关注于此的陆宏长老见状,也是面露冷笑,道:“小子,你也该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…

  唰!唰!

  三道光影,一道在前,两道在后,闪电般的自云雾中掠过。

  “周元,现在的你,可有些像是丧家之犬呢。”褚阳在后方,他的目光锁定周元的身影,淡笑的声音,在源气的包裹下,传向了前方那道身影的耳中。

  不过,面对着他的讥讽,那道身影并没有任何的动静,依旧是埋头前冲。

  褚阳见状,嘴角的讥讽更甚,他的目光与身旁的柳相对视一眼,加快速度紧跟而上,接下来,他们要死死的咬住周元。

  唰!

  他们的身影,也是再度冲入了云雾。

  不过,就在他们冲入云雾的那一瞬,忽然感觉到周围天地间的源气爆发出了异动,云雾开始旋转,周遭的景象都是出现了变化。

  而两人也是在此时失去了彼此的身影。

  “源纹结界?!”

  褚阳的面色一变,眼前这里,显然是一座布置好的源纹结界!

  他的面色有些难看起来,这个狡诈的周元,看似在逃窜,原来是早就设置好了险境,就等着他们踏入其中!

  轰轰!

  周围的天地间,有着极其狂暴的源气汇聚而来,雷鸣与赤火开始涌现,最后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。

  褚阳眉头紧皱,千丈源气冲天而起,直接是将那些呼啸而下的雷鸣赤火尽数的抵御而下,然后一道剑影冲出,对着前方虚空狠狠一斩。

  嗤啦!

  虚空犹如是被斩裂,露出了一道裂缝,而褚阳身形便是如电般的冲了出去。

  冲出裂缝,天地间的源气恢复平静,熟悉的云雾再度出现在了眼中。

  褚阳松了一口气,看来他是破开了源纹结界,这周元布置好的陷阱,真是不堪一击。

  “柳相?”

  不过下一刻,他忽然察觉到不对劲,猛的看向后方,只见得那里的云雾在疯狂的汇聚,而其中有着赤红雷鸣疯狂的响彻,在那最深处,有着一道身影被困住。

  正是柳相。

  原来,结界的力量,都作用在了柳相那边,所以他才能够如此轻易的脱身。

  “现在就你一个人了。”

  一道平静的声音,从前方传来,褚阳面色阴沉的抬起头,只见前方的虚空中,周元凌空而立,眼神毫无波动的将其锁定着。

  这里的源纹结界,是他先前在解决掉吴海后,就布置而成了,所为的,便是打算借此将对方的人数优势限制。

  褚阳看了一眼后方的源纹结界,冷笑道:“你以为这座结界能够困住柳相多久?”

  柳相的实力他很清楚,这座结界虽然也不弱,但恐怕要不了多久,柳相就能够脱困而出。

  周元笑了笑,道:“虽然时间不会太久…但用来对付你…却是足够了。”

  嗡!

  当其声音落下的那一瞬,他的身影暴射而出,身躯之上有着玉光浮现,手中天元笔也是震动嗡鸣,那雪白的毫毛笔尖,迅速的化为漆黑色彩。

  “万鲸纹!”

  “通天玄蛟鳞!”

  巨鲸般的虚影,在天元笔之上浮现,而周元那绽放着玉光的皮肤上,也是有着鳞片涌现出来。

  可怕的力量在涌动。

  这一出手,便是毫无保留。

  笔影呼啸而下,下方的一座山头,都是在此时被生生的斩断。

  那褚阳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变得极其凝重起来,显然是察觉到了周元这般攻势的恐怖,当即不敢怠慢,一柄剑影缓缓升起,被他握在手中。

  那是一柄薄如蝉翼般的长剑,剑身泛着波光,森寒如冰。

  “下品天源术,剑天河!”

  源气呼啸而出,剑影流转,犹如是形成了一条剑气河流,森然流转,最后猛然冲天而起,与那狠狠砸来的天元笔凶悍碰撞。

  褚阳显然也是倾尽全力。

  铛!

  两道可怕的攻势碰撞在一起,冲击波狂暴的横扫开来,周围的一座座山头瞬间被摧毁,乱石飞溅。

  砰!

  剑气河流在那道笔影之下破碎开来,笔影过处,连那柄剑影都是发出了一道哀鸣之声,倒飞而出。

  噗嗤!

  褚阳也是受到了波及,面色一白,当即便是一口鲜血喷出,而其身影狼狈的倒飞了出去,他的眼中有着一抹惊骇之色。

  到得周元真正的展现实力时,他方才明白,前者的战斗力有多恐怖。

  难怪连吴海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“唰!”

  不过在褚阳身形倒飞而出时,周元的身影,却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其前方,其嘴巴鼓起,下一瞬间,似是有着低沉声响起。

  “天阳火!”

  青色的火焰呼啸而出,带着恐怖的温度,喷向褚阳。

  察觉到那青火的高温,褚阳面色再变,顾不得体内的伤势,急忙运转源气,带着森森剑意呼啸而出,与那青火碰撞在一起。

  嗤嗤!

  两者碰撞,连空间都是变得扭曲起来。

  脚下的那座山峰,都是在此时被点燃,连山石都在融化。

  “该死!”

  褚阳面色铁青,周元的攻势连绵而凶狠,这才短短一个照面,就将他逼得如此的狼狈。

  “不可硬战,要拖下去,柳相马上就能够打破源纹结界,到时候与其联手,就能将局面扳回来!”

  心中这般想着,褚阳深吸一口气,气海之内,一颗颗源气星辰震动,不断的有着雄浑源气流淌出来,最后呼啸而出,抵御着青火的蔓延。

  不过,就在青火与其那森寒剑气僵持时,忽然,一只手臂从那青火后伸出,其上有着鳞片闪烁着光泽,一把抓出。

  剑气撕裂而过,然而却只是将手臂上的一些鳞片撕碎,但鳞片下,玉光浮现时,直接将剑气尽数的抵御下来。

  那只手臂,五指紧握,一拳轰开源气,带起了音爆之声,在那褚阳瞳孔中急速的放大。

  一层层源气防御在此时尽数的破碎。

  嘭!

  那褚阳 根本就来不及再有更多的举动,那蕴含着可怕力道的一拳,便是重重的轰在了其胸膛之上。

  噗嗤!

  褚阳一口鲜血喷出,面色惨白,他的目光死死的望着前方,只见得那里的青火缓缓的褪去,一道修长的身影,立于其中。

  “你看,我说过…时间足够了。”周元抬起脸庞,望着褚阳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褚阳满嘴苦涩,心中满是悔恨,这个周元,太狡诈了,他们本应该在第一时间,分出最多的人手,将他驱逐出局的。

  可惜…现在却已经将大好的的局面败坏了。

  “周元…你别得意,就算你真能赢了我们又如何?袁洪师兄那一关,你根本过不了!”

  “你们的人,也不可能会是袁洪师兄的对手!”

  褚阳死死的抓住周元的手腕,嘴角有着讽刺的笑容流露出来,最后眼皮渐渐的落下,显然也是陷入了重创昏死之中。

  周元眼神淡漠,手掌抓住褚阳,将其拎起来。

  “过不过得了,你说得也太早了一些。”

  …

  轰!

  一座石台上,源纹结界忽然爆炸开来。

  一道身影自其中疾掠而出,正是柳相,他冲出结界,厉喝声便是响起:“周元,你以为一道结界,就能够将我阻拦吗?”

  他抬起头,望向前方,瞳孔忽然猛的一缩。

  只见得在那里的山头上,一道人影坐在山崖边,一只脚垂在悬崖外,在他的肩膀上,扛着一只黑笔,黑笔雪白的毫毛从笔尖垂落下来,宛如白色的锁链。

  而垂落的毫毛上面,一道狼狈的人影被捆缚,不知死活。

  赫然便是褚阳!

  山头上,那道年轻的身影微微低头,眼神平淡的望着那破开结界而出的柳相,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,将那被捆缚住的褚阳丢开,居高临下的盯着柳相。

  “出来了啊?”

  “既然出来了,那就准备去陪你师兄吧。”

  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