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震撼四方

      巨大的峰顶之上,一片狼藉,深深的裂痕犹如是要将那座广场一分为二,在那裂痕的尽头,乱石堆积,掩埋了袁洪的身影。

  首席峰外,一片死寂。

  所有的目光都是震撼的望着这一幕,自从首席之争开始到现在,袁洪一直都是从容不迫,即便是面对着周泰,吕嫣,张衍三人的联手,他都是未曾有半点的落入下风。

  跟周元相比,袁洪才算是真正的所向披靡。

  所以,当众多弟子在见到这无人可挡的袁洪,竟然是在此刻,被周元一拳轰飞时,那种震撼感,方才如此的强烈。

  要知道,在那片刻之前,周元可是被袁洪压着打,狼狈至极。

  可这短短一会,周元却是犹如脱胎换骨一般。

  谁能想到,周元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?

  在那沈太渊一脉,莫说是寻常弟子,就算是沈太渊,都是忍不住的张大了一些嘴巴,失神的望着这一幕。

  从先前周泰他们落败的时候,沈太渊心中其实就没有再抱有希望,毕竟周元虽然表现也是不差,但与袁洪相比,的确还是有些差距。

  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了。

  但他却从未想过,局面会突然之间,峰回路转。

  这种惊喜,让得沈太渊都有点措手不及。

  而在措手不及之后,他只能以无比欣慰的目光望着峰顶上那道隐隐散发着银光的身影,心中有着极为庆幸的情绪涌现出来。

  他在庆幸,当初力排众议,选择了周元,并且还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。

  或许,很久以后,他的这个选择,会成为他这些年中最成功的一件事。

  而在沈太渊感叹的时候,那不远处的吕松长老也是轻叹了一口气,虽说对于圣源峰的争斗,他已经选择了退让。

  但在眼睁睁的见到周元走到这一步的时候,他内心深处依旧还是有些波动,毕竟当初,他也升起过一点将周元收入门下的心思,只是最终却因为不想和陆宏一脉交恶,所以才没有和沈太渊进行争夺。

  而此时来看,他当初的那种退让,显然是太过的可惜了。

  如果周元真的能够夺得首席位置,那么沈太渊一脉就有可能成为圣源峰主脉,而沈太渊的身份地位,也会提高,远超于他。

  “这个老家伙…”

  他叹息一声,看向沈太渊的目光中有些艳羡。

  “眼光真的很好啊。”

  更远的地方,陆宏一脉再度从之前的狂喜变得寂静下来,诸多弟子都是一脸的惊骇,这些年来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袁洪如此的狼狈。

  而造成这一幕的,却不过只是一个四重天的新紫带弟子。

  他们的目光偷偷的看向陆宏,发现此时后者那苍老的面庞阴沉得有些扭曲,他死死的咬着牙,望着峰顶那道身影时,充满着惊怒。

  他从未将周元放进眼中过,即便后者之前打败了吴海五人,但陆宏依旧没有太多的担忧,因为他有着袁洪。

  在他看来,当周元遇见袁洪的时候,前者自然会明白,什么叫做差距。

  到时候,袁洪自然会将他们之前损失的颜面找回来。

  可让得陆宏没想到的是,局面会有这般变化…

  周元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,震撼了所有人,包括他。

  陆宏深吸一口气,原本胜券在握的绝对心态,已是有些松动,但好在的是,局面并没有到最差的那一步。

  那周元想要从袁洪手中夺得首席之位,恐怕也没那么简单。

  “就让我来看看,你究竟有什么本事吧!”

  陆宏咬着牙,眼冒着凶光,盯着峰顶那道身影。

  …

  峰顶上,周泰,张衍,吕嫣三人都是张大着嘴巴,脸庞上的惊骇迟迟未能散去,显然眼前这突然的变故,让得他们太过的震撼。

  谁能想到,周元一拳轰飞了袁洪…

  要知道先前他们三人联手,都未曾将袁洪逼到如此狼狈,而周元却是偏偏做到了,这说明什么?

  说明周元的实力,甚至要超过他们三人的联手。

  这让得三人都是有些呆滞,特别是吕嫣和张衍,他们两人对周元总是有些挑剔感,甚至觉得周元参加首席之争有些拖后腿。

  但他们从未想到,他们所小觑的周元,竟然是在此时,拥有了超越他们联手的力量。

  这让得他们的神情变得极为复杂起来。

  周元手持天元笔,锋利的笔尖斜指地面,有着源气吞吐形成光芒。

  他眼神毫无波动的望着眼前那刺眼的深痕,然后停留在乱石堆积处,虽说先前那迅猛的攻势,让得袁洪极为的狼狈。

  但在周元的感知中,那袁洪却并没有因此受到致命般的重创。

  这个对手,同样出乎周元意料的棘手。

  不过,周元无所畏惧,毕竟连之前那最艰难的时刻,都被他挺了过来,更何况,如今的局面,已经在开始扭转。

  当在踏入银骨境时,再加上自身源气以及天元笔的增幅,周元的真正战斗力,已经不会再弱于袁洪八重天巅峰的实力。

  “既然你之前没击溃我,那么,你便是失去了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周元眼中冷冽浮现,下一瞬间,他脚掌一跺,身形便是猛然暴射而出,直接是出现在那乱石堆积的上方。

  “现在的你,就只会如老鼠一般的躲藏了吗?”

  周元冷笑声传出,手中天元笔轰然挥下,可怕的力量倾泻而下,下方那无数的乱石瞬间爆裂开来,化为粉末。

  而一道漆黑笔影,则是重重落下,轰向了那裂痕深处,周围的地面,不断的崩塌。

  唰!

  就在笔影携带着可怕力量落下那瞬间,漆黑的深坑深处,忽有赤红光芒冲天而起,隐约间,仿佛是一道赤光,与漆黑笔影,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铛!

  嘹亮的金铁之声,响彻而起。

  两者硬碰,顿时有着恐怖的源气冲击波肆虐开来,整个巨大广场似乎都是被犁平,巨峰峰顶上,有着裂缝不断的出现。

  远处的周泰,张衍,吕嫣三人都是受到波及,被扫飞而去,当场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极为狼狈。

  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在乎自身的伤势,目光死死的望着那碰撞的地方。

  只见得那里,周元的身影倒射而退,脚掌在地面上划出长长的痕迹。

  而周元,则是死死的盯着前方,只见得那里的烟尘散去,袁洪的身影,再度出现。

  此时的他,衣衫破碎,头发披散,倒是显得有些狼狈,不过他的那一对眸子,却是在此时宛如野兽一般,充满着凶悍之气。

  雄浑的源气在其周身升腾,带来着巨大的压迫。

  而最引人注目的,是他双掌紧握处,一柄赤红的无锋巨剑,矗立在身前。

  高温自其中散发出来,犹如是能够融化地面。

  袁洪手掌搭在剑柄上面,天地间的源气在疯狂的呼啸而来,令得他的气势节节攀升。

  无数道视线望着袁洪那柄赤红巨剑,瞳孔都是微微一缩。

  “下品天源兵,天焱剑!”

  天地间,有着一些惊呼声传出。

  在那高空上,涟漪峰主见到这一幕,也是一声冷笑,看向灵均峰主,道:“这柄天焱剑,据我所知,应该是剑来峰的吧?”

  灵均峰主眼皮微垂,淡淡的道:“袁洪曾在剑来峰表现突出,所以在来到圣源峰之前,我便是将此剑赏赐给了他。”

  涟漪峰主冷哼一声,声音中充满着讥讽。

  首席峰外,那陆宏见到这一幕,则是松了一口气,进而咬牙切齿。

  “该死的小子…既然你将袁洪逼得连天焱剑都是祭了出来,那么…接下来,你就该准备付出代价了!”

  在他看来,当袁洪祭出天焱剑时,那也就代表着后者,要真正的展现实力了。()

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