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五十九章 隐秘

      选山大典,在不断的临近。

  外山间,到处弥漫着苦修的气氛,所有人都是在争分夺秒的加强着修炼,试图令得赶在选山大典来临前,能够让得自身更强一分。

  毕竟所有人都知道选山大典代表着什么。

  那代表着他们未来的前途。

  他们万里迢迢跨越诸多大陆,方才得到了进入苍玄宗的机遇,如果未能把握住进入内山的机会,那么他们必然会再度蹉跎岁月,就算以后能够再次进入,那也是失去了最好的时机,那时候,一些同辈者,恐怕早已是将他们超越。

  所以,面对着那无比重要的选山大典,外山中,没有一个人能够轻松下来。

  即便是周元。

  山涧中,周元闭目盘坐,在其周身,有着雄浑的金色源气呼啸震动,隐隐间,有着三道源气洪流在盘旋,那三道源气内部,隐隐的似乎能够见到三道若隐若现的兽影,一股凶悍霸道的气势散发出来,还带着细微的龙吟声。

  轰!

  三道源气洪流忽的一震,周元盘坐的青石竟然陡然有着裂纹浮现出来,空气都是发出了低沉的爆炸声。

  周元紧闭的双目,缓缓的睁开,眼中有着光芒绽放,接着渐渐收敛。

  他吐出一团白气,眼中有着一抹淡淡的欣喜,经过这大半个月的苦修,他所修炼的九龙典,总算是炼化了三道龙属源兽精血,修成了三道九龙典源气。

  接下来只要能够好好将其磨合,这三道九龙典源气,必然能够具备强悍的威能。

  “看来你的九龙典,已是有所小成了嘛。”在周元欣喜间,一道红衣倩影掠来,带着一阵幽香,顾红衣长腿立于周元身前,笑吟吟的道。

  周元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最近你们这些圣州弟子,可跟我们这些弟子不对付,你还天天跑来。”

  她这段时间,依旧我行我素的前来接受周元指点化虚术,半点没有受到两方弟子间的冲突加剧所造成的影响。

  顾红衣小嘴一撇,道:“无聊的争斗,与我何干?”

  她知道那些来自圣州本土的弟子,无非是优越感太强,所以自觉高人一等,而非圣州本土的弟子,其实也是来自各个大陆的骄子,自然心高气傲,碰撞之间,自然就会产生矛盾。

  对于这种冲突,她无力阻拦,但也不想掺和其间。

  周元道:“若都能你这么想,自然就没了这些麻烦。”

  顾红衣虽然性格也是骄傲,但却很少仗着自身的身份背景去欺凌别人,这也是周元欣赏她的一点。

  顾红衣在周元身前盘坐下来,饶有兴致的道:“过了选山大典,你想进入哪一峰?”

  周元一怔,没有回答,反问道:“你呢?”

  顾红衣小手托着香腮,道:“我当然是要进入苍玄峰啦,苍玄峰是掌教所在之峰,算是最受弟子欢迎的座峰之一。”

  “你家老祖不是洪崖峰峰主吗?”周元讶异的道。

  顾红衣撇撇嘴,道:“洪崖峰乃是精通外炼之术,一个个修炼得浑身肌肉,铁疙瘩一样,难看死了,我才不要去洪崖峰。”

  周元一怔,源气修为若是进入登堂入室后,就有着内炼与外炼,所谓内炼,便是纯粹的修炼气府之中的源气,源气壮若星河,磅礴无尽。

  而所谓的外炼,则是会以源气淬炼肉身,两者相融,肉身举手投足间,就可崩裂天地,据说修到极致,足以肉身成圣,到那一步,可真是弹指间,可碎星辰。

  不过不管是内炼还是外炼,都需要达到一定的程度,最起码,现在的周元,还没资格达到这一步,因为说到底,还是自身源气不够雄厚,连气府都还填不满,谈什么内炼外炼。

  “那其他峰呢?”周元好奇的问道。

  顾红衣嫣然一笑,道:“比如剑来峰,乃是以自身源气养剑,化为剑气,凌厉无匹,可斩星河,论起锋锐,堪称苍玄宗第一。”

  “所以剑来峰也是极受弟子欢迎。”

  周元眼神一动,那陆风之前所说,他便是有着一位长辈在剑来峰身居高位。

  顾红衣美目四处看了看,然后低声道:“据我所知,剑来峰的峰主,当年乃是苍玄宗的创始人,苍玄老祖座下的童子。”

  “只不过后来他听老祖讲道,更是得到了老祖的贴身佩剑,所以在老祖陨落后,自立了剑来峰。”

  “但老祖从未说过收其为弟子,所以严格说来,他算不得上苍玄一脉。”

  “以后你可要注意,绝对不能在这位峰主面前提起童子二字,这是他的禁忌。”

  周元一怔,没想到那位剑来峰峰主,竟不是苍玄老祖的弟子,而是他座下的童子,这等事情,恐怕也算是苍玄宗的隐秘,若非顾红衣老祖是洪崖峰峰主,恐怕也是难以知晓。

  “那其他几位峰主,都是苍玄老祖的弟子吗?”周元问道。

  “苍玄老祖收过四位弟子,如今我们的掌教,是大弟子,我家老祖以及灵纹峰峰主,雪莲峰峰主,便是另外三位弟子。”

  “那雷狱峰呢?”周元察觉到顾红衣有所遗漏。

  “雷狱峰峰主么…这位恐怕算是我们现在苍玄宗辈分最高的人了。”顾红衣低声道:“他同样不是苍玄老祖的弟子,而是老祖曾经的故友,当年老祖创立苍玄宗,他这位故友便是前来投靠,老祖给予了他诸多指点,令得他有所成就,后来更是让他成立了雷狱峰,掌苍玄宗刑罚之权。”

  周元微微点头,没想到苍玄宗七峰,竟还有着这种故事。

  不过,这种复杂的情况,也让得周元有些警醒,在那圣迹之地中,苍玄老祖曾经隐晦的说过,他的陨落,或许有苍玄宗内部的原因。

  这或许只是苍玄老祖的某种猜测,所以他也并非很确定。

  但不论如何,周元觉得,他还是得稍微谨慎一点。

  “哦,还有最后一座,那是圣源峰,是苍玄宗内最独特的一座峰,因为那是当年苍玄老祖闭关之地,如今老祖陨落多年,圣源峰主峰被封印,便是有些凋零了,很少弟子会选择。”顾红衣补充道。

  周元点点头,刚欲说话,神色忽的一动,抬起头看向山涧外,那里忽然传来了一些骚动。

  周元目光投射而去,只见得那里修炼的诸多弟子,如潮水一般的退散开来,他们的脸庞上,都是带着一些惊惧之色。

  他的眉头微皱,站起身来,然后便是见到,随着众多弟子的退散开来,一名身穿玄色衣裙的女子,慢步而进。

  那女子,容颜也是美丽,肌肤雪白,只是那一对柳眉,略显锐气与冷傲,在其玉手上,还握着一柄青锋长剑。

  周元的目光,最终在其小蛮腰处停了下来,因为在那里,有着一根金带环绕,更是勾勒着腰肢的纤细。

  周元的眼神微微一凝。

  内山金带弟子。

  顾红衣也是在此时看见了那名女子,当即柳眉就紧蹙了起来,缓缓的道:“她怎么来了?”

  “她是谁?”周元问道。

  顾红衣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陆玄音,剑来峰金带弟子。”

  周元明白了过来。

  这位,应该就是之前陆风曾经说过的那位族姐了吧。

  看来,来者不善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