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怨龙毒爆发

      嗡嗡!

  洞府深处,一波波强横的源气波动犹如巨浪一般,不断的自周元体内爆发出来,整个山洞深处,仿佛都是在随之微微的震动着。

  周元盘坐于青石上,周身衣袍无风自动,猎猎作响。

  璀璨的金光,在不断的自他的体内散发出来,那是通天玄蟒气的光芒,而随着光芒越来越强烈,显然也就代表着周元体内的源气底蕴在迅速的增强着。

  这比起半日之前,已是强横了太多。

  显然,炼化这颗“源星丹”,让得周元得到了不小的好处。

  而周元这种源气酝酿,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,而某一刻,那种酝酿终于是达到了极限,周元紧闭的双目,陡然睁开。

  轰!

  肉眼可见的金色光波猛然爆发,横扫开来,撞击在山壁上,整座洞府都是在此时剧烈的抖了抖。

  周元双目中,金光灿灿,许久后,方才渐渐的收敛。

  不过那自其体内澎湃爆发的强横源气波动,却是维持着旺盛的姿态,那等源气雄厚程度,已远非之前可比。

  “太初境,四重天!”

  周元的脸庞上,也是有着掩饰不住的欢喜之色涌现出来。

  在炼化了源星丹后,他总算是不出意料的突破到了四重天。

  他内视气府之中,只见得其中一颗颗源气星辰闪耀,每一颗星辰都是明亮夺目,显然是其中蕴含着雄厚的源气。

  一丝丝气流从那些源气星辰中升腾而起,犹如是在气府内化为巨蟒之形,发出低低的嘶啸声。

  “一千两百颗!”

  周元心念一动,便是察觉到了气府中源气星辰的数量,当即忍不住的喜上眉梢,这一次的突破,竟是让得他气府内的源气星辰,生生的增添了五百多颗!

  周元双掌微微握紧,感受着体内澎湃如怒龙般的力量,仿佛此时的他随意一拳,便能够裂山分海。

  “不愧是源星丹,若是没有此丹的话,就算此次能够突破,恐怕源气星辰数量也达不到这种程度。”周元自语。

  凭借着着一千两百颗源气星辰,周元自信,如果再与徐炎交手,后者已经不再可能凭借着源气底蕴来压制他了。

  周元心满意足的自青石上站起,一时间倒是有些自得意满。

  吼!

  不过,就在他满心欢喜的时候,忽然间耳中似乎是听见了一道低沉的龙吟声,这龙吟声与众不同,其中仿佛是蕴含着无尽的怨毒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周元听到这道龙吟,先是一怔,然后猛的是察觉到什么,浑身顿时一颤,脸庞上的欢喜在此时如潮水般的褪去,进而有着一抹苍白之色涌出来。

  他艰难的缓缓低头,看向了掌心,只见得那里原本盘踞的一团血红之色,忽然在此时猛的爆发开来,犹如是一条狰狞的血龙,从其掌心窜出,化为无数道血线蔓延开来,令得他的手臂瞬间就化为了血红之色,看上去极为的恐怖。

  沉睡多年的怨龙毒,终于是在周元此次突破的时候,苏醒过来了!

  “啊!”

  一道惨叫声自周元的嘴中传出,他那清秀的面庞在此时瞬间变得扭曲狰狞,手臂上传出的剧痛,宛如万毒噬心,那种痛苦,足以将人折磨得生不如死。

  那种感觉,仿佛是有着一条毒龙在体内吞噬着他的血肉。

  周元跪倒下来,抱着血臂,满头大汗,面色苍白如纸。

  不过他也是在死死的咬着牙,拼命的运转着体内的源气,抵御着那怨龙毒的侵蚀。

  嘶嘶!

  不过好在周元如今不再是当年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,通天玄蟒气发出嘶啸声,不断的与怨龙毒碰撞,一时间,倒也是能够勉力支撑。

  不过,那怨龙毒存在于周元体内,能够吞噬其血肉,所以这种纠缠,只会令得周元越来越虚弱,最后被其彻底吞噬。

  而就在周元红着眼睛死死抵抗的时候。

  洞府深处,有着一道倩影疾掠而来,带着香风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一只纤细冰凉的玉手,握住周元的手腕:“周元。”

  那是夭夭的声音。

  夭夭的玉手极为的冰凉,宛如玉石一般,这倒是让得痛苦得几乎要失去理智的周元微微恢复,旋即他便是伸出双臂,将眼前的人儿一把死死的抱在怀中,夭夭身上的气息,似乎有着平复的作用,一时间让得周元贪婪的吸取着,用以压制体内的怨龙毒。

  他这一抱,浑身鲜血与汗水混杂时,倒是将夭夭那一身青衣沾染得有些污秽起来。

  而被周元死死的抱住,夭夭感觉到有些微疼,柳眉轻蹙了蹙,若是寻常时候的话,恐怕她早就将周元耳朵给拧了下来,但此时她看着周元那狰狞扭曲的面庞时,却有些下不了手,只能挣扎一下,道:“周元,你弄疼我了。”

  然而周元双目赤红,显然已是听不见了。

  夭夭见状,只能玉指伸出,猛的点在周元眉心,神魂之力暴涌而出,带着声音刺向周元。

  “周元,凝定心神,运转祖龙经!”

  她的声音,在神魂之力的包裹下,直接是冲向周元脑海中。

  被她的神魂所震荡,周元眼中的赤红终于是减弱了一些,那一瞬间有着清明恢复,旋即他猛的一咬牙,急忙在体内运转祖龙经。

  嘶嘶!

  在周元运转祖龙经时,通天玄蟒气仿佛是得到了加持,开始驱赶着怨龙毒,一时间他的体内,一片混乱。

  只见得他的身体表面,金光与血色互相的侵蚀着,一会打到左边,一会打到右边,激烈异常。

  夭夭望着这一幕,玉颜微现凝重,这怨龙毒果然霸道,怨气浓烈,一般的办法,根本就无法压制。

  “这怨龙毒太霸道,必须以同样霸道的东西,才能够将其压制。”

  夭夭美目微闪,旋即道:“出来。”

  在其后方,吞吞一蹦一崩坏的跳了进来,跃到夭夭旁边,讨好的吐着舌头。

  然后对于它的卖萌,夭夭无动于衷,那一对美眸只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它。

  而在她的目光下,吞吞则是感觉到有些不妙,开始缓缓的后退。

  不过没退几步,夭夭便是伸出修长的玉指拎住它脖子上的肉,道:“周元好歹喂了你好几年了,你也该报答一下吧?”

  “呜呜…”吞吞可怜巴巴的望着夭夭。

  夭夭面无表情的道:“把你的圣兽之血借点来,我要用其为媒介,刻画源纹,帮他将怨龙毒暂时的压制下去。”

  吞吞闻言,顿时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
  不过夭夭直接抽出源纹笔,在它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敲。

  “快点!”

  吞吞眼泪汪汪,不过却碍于夭夭的凶威,不得不从,只见得它爪子摸过额头上,一道血痕浮现出来,然后就有着一滴滴闪烁着暗金色彩的精血从伤口中升起。

  而随着这些精血的升起,吞吞浑身的毛发都是黯淡了一些,发出委屈的呜呜声音。

  “等之后再让周元好好补偿你。”

  夭夭看它这次损失的确不小,这才出声安慰了一声,然后玉手一握,那数滴暗金色彩的血珠便是悬浮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她手握碧玉源纹笔,美眸看了一眼一旁满身鲜血与汗水极为狼狈的周元,红唇轻撇。

  “还好有吞吞,这次就算你运气好了…”